乡贤——傅友君

        与其说傅友君是知名诗人、知名作家和高级教师,倒不如说他是个乡贤。 说傅友君是乡贤,一点都不为过。他造福乡邻,乐施好善,仗义疏才,德厚博学,孝老爱亲等。著名作家梁如云先生是傅友君的同乡老友,皆住阜阳市南十公里处的王店镇,对傅友君了解颇多。日前,他撰文称傅友君为“乡贤”。
       从古至今,凡那些在当地德高望重,学识渊博,乐施好善和孝悌之人,人们皆尊其为乡贤。
      乡贤虽不是官,但在当地其号召力和凝聚力往往比那些为官者都大。有些事当官的解决不了,乡贤往往一出马,事情就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像这样的情景,在影视剧里经常看到。
       甚幸,傅友君乃是我最要好的朋友之一。 能成为乡贤傅友君的朋友,是我的福气和造化。我始终以他为楷模,处处向他看齐!
      虽我家与傅友君家南北相距百里之遥,虽无亲无故,但我们神交却有三十年多年了。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中国大地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文学热潮,从城市到乡村,从机关到学校,文学青年是层出不穷。随着文学青年的徒增,各种文学社团和各种文学期刑如雨后春笋,各种形式的作家函授班亦遍地开花。
      当时作为文学青年的我,有一天,听一个文友对我说:阜阳有个《文峰报》,在全国颇有名气,报纸是“颍河文学青年协会”的会刊,会长是才华横溢的青年诗人傅友君,亦是《文峰报》的总编。 由于我家离阜阳较远,加之无钱坐车,也就无缘一睹《文峰报》的芳容,更是无法结识我的偶像傅友君。有心给该报投稿吧,但不知报社地址。
       从此,傅友君这个名字,就在我心中扎下了根。心想,有朝一日,我非认识一下傅友君不可。 一切皆有上天注定。哪想到日后不仅结识了傅友君,还成了最要好的朋友。
      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我从农村一步跨进了《阜阳日报》社的大门。
       当时阜阳有三家主流纸媒,分别是日报、晚报和广电报,这三家报社的每期报纸出来后,都相互交流。
       每逢日报的周末版出刊后,领导都是让我拿一沓子报纸送往广电报社,那时该报址在颍州中路的黄山大厦五楼,发行部便设在一楼。 记得第一次给该报送报纸时,就是送到一楼的发行部。我一到发行部,就有个看样子大我几岁,个子和我差不多的中年男人接待我。还没等我坐下,他张口就问:你是闫学红吧?还没等我回答时,他又说:我叫傅友君,早就听说了你的大名。说着手就伸了过来。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十多年前崇拜的偶像竟实实在在站在了我面前。
       从此,我和傅友君就渐渐成了朋友。
       后来由于其它原因,我还在广电报干了几个月的记者。我在广电报期间,与傅友君几乎天天见面。没事时,我们就在一起谈诗论文,可能是家庭背景相似,可能是长相身高相似,可能是爱好相似之故,所以,我和他的关系要比与其他同事的关系较好些。
       后来得知,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出生的傅友君,家庭十分贫穷,其父三岁爷爷就去世了,随后奶奶也去了天堂,父亲就成了孤儿。由于身小力薄,加之老实巴交,经常受人欺负。今天你打一顿,明天他骂一通。据傅友君讲,自他记事起,家庭一贫如洗,常常是吃了上顿没下顿不说,父亲还遭庄上人打骂。傅友君连学都上起,别的同伴上学在教室里念书学习,他就趴在教室窗户外面听课学习。
       傅友君和脑眼有残障的弟弟及父母相依为命。
        自幼就立志长大要干一番事业的傅友君,学习非常刻苦,是班级里尖子生、团支部书记和校团委组织部长、学习部长,他就靠自己拾破烂卖钱交学费,完成了小学和中学的学业。
        傅友君在上学期间,不仅成绩好,为人正直,品德高尚,尊重师长,团结同学,热爱劳动,助人为乐,诚实守信。在家还孝顺母亲,疼爱弟弟。在老师和老少爷们眼中,傅友君处处与众不同,都讲他将来必成大器!
       傅友君艰难地读完中学后,由于家庭特困的原因,他只得回村务农。
       后来,村里知傅友君品学兼优,便上聘其为民师。 傅友君在教书育人的同时,还笔耕不辍,去圆上学时就开始做的作家梦。
       正当傅友君在充满荆棘的文学路上艰难前行时,中国大地出现了一浪高过一浪的文学大潮。于是,傅友君就到阜阳师范学校进修学习,自费参加了中国新诗讲习所、《诗刊》和孔子函授大学、山西大学中文系等函大的学习,其写作水平有了较大的进步。
        当年怀着诗人和作家梦想的傅友君,便和阜城十多个文学青年成立了“颍河青年文学协会”,创办了会刊《文峰报》,后来又创办“淮河文学青年协会”及会刊《淮河文学报》,任会长和总编。 经过他们的共同努力,协会会员遍布大江南北,长城内外。傅友君也因此成了名人。
        后来,傅友君又留职停薪,带着一群文友和何所矩等人创办了《安徽乡镇声屏报》和《阜阳广播电视报》。 正是因为傅友君创办《文峰报》和参与创办《安徽乡镇声屏报》、《阜阳播电视报》,加之又担任颍州区作协副主席、秘书长等职,积累了大量的人脉关系,所以他才有为乡邻办事的能力。
       如今的社会,一个人品德再好,再想为乡邻办事,若没有人脉和社会关系,那是扯蛋。
       多年来,傅友君所在的傅店子,村民们无论办什么事,大都找傅友君帮忙。比如村民办红白事,矛盾纠纷,进城看病。小孩进城上学或调动、安排工作,自己进城办不了的事,写各种文字材料等。而傅友君对求者,从不说个不字。
       多年来,傅友君为乡邻们办的好事实事,像天上的星星一样多,但他从不要人家分文钱的好处。用他的话说:“我为乡邻们办事是五赔,即赔钱、赔物、赔人力、赔时间和赔面子。人家找到我了,都是乡里乡亲的,不好意思回绝呀!” 这就是可敬的傅友君,在朴实的话语里,饱含了对乡邻们的深情厚谊! 三十多年前,傅友君帮别人办事去了,几岁的女儿因没人看管,溺水身亡。 有一年,傅友君为别人担保从信用社货款一万元办厂,后因工厂管理不善而倒闭,货款人为躲债务外出不归,傅友君就自掏钱还货,至今那一万元他也没要到呢。
       2010年秋的一天夜晚,傅友君和庄上几个人物喝闲酒。席间,几个人话赶话,说着说着就扯到庄里几条东西路上去了。有的说,咱庄那几条土路只要一下雨,让人踩的泥宁不堪,老人孩子都出不来,电动车和轿车就更别说了,要想法修成水泥路。有的说,是呀,关键上哪弄这样多钱呢?有的说,回头开个动员会试试,问问村民可愿兑钱。最后有人说:“我看这事就交给傅老师办吧,他在庄上说话比咱们几个管用,我相信只要他出马,这来一定办成!”大家听后,齐声对傅友君说:“对,这事就交给你傅老师办!” 傅友君见大家一致让他出面办,也就没有推辞,就对大家说:“行,既然大家看得起我,我就答应大家,我早就有修这几条路的念头了。
       自古道,修桥铺路办学堂,乃善举也。” 饭后,几人定了几条筹钱的方案。一是向村里写申请上报镇里,争取“一事一议”专项资金的支持;二是全庄每人兑一百元,村干部和倡导者在每人一百的基础上,再拿出五千元作为赞助;三是凡是本庄在外地经商的,让他们多少赞助点。 说干就干。傅友君等人率先拿出五千元后,村民们在他们的带动下,也就没话可说了,因修路是件人人受益的好事。
     冬天,寒风刺骨,白天村民都忙于外出挣钱,只有晚间回来,于是,傅友君等人就晚间冒着严寒,挨家挨户兑钱。很多户由于这样那的原因,有的户都跑多趟才能拿到钱。 因该庄在北京有几人经商,大都混得不错。为能得到他们的赞助,于当年秋季的一天,傅友君便带两人自费去北京化缘。 一天晚上,一姓王的老板招待了傅友君等人,并叫来几位在北京经商的老乡作陪。 席间,当大伙喝到二八盅时,王老板自知傅友君酒量小,就和他开玩笑说:“我倒三杯酒(高玻璃杯),傅老师喝一杯我赞助一万元,三杯喝完,我赞助三万元。” 傅友君虽知人家说的是玩笑话,可他为了庄上的路,竟站起来一口气喝完这三杯酒。那可是一斤多啊,傅友君为了给乡邻造福,是拼上了! 傅友君为了多拿三万元钱,一口气喝一斤多酒,换了别人,谁又能做到?从那后,傅友君落下胃病,至今未癒!
       傅店三条东西路,加起来有一千多米,在傅友君等人的共同努力下,终铺修成了水泥路。
       十多年前,王店镇党委政府为振兴王店经济,经颍州区六大局、委审批,通过招商引资,引来一客商准备在王店集新建一条大街——龙潭街。 该街原定在集东边桃源建,村民获悉此事后,都纷纷在新街地址上乱搭乱建,专等拆迁陪偿。 开发商见状,心里不悦。正当开发商准备撤时,傅友君得知此事后,就找村干部商量能不能把此街建在傅店子?村干部听后当然一百个愿意。就对傅友君说,区里镇里已定下来在桃园建设的项目要想拉到傅店子谈何容易?傅友君就讲试试吗,不试怎知不行。
      于是,傅友君便和村干部上镇里跑区里去市里商谈此事,结果真的跑成了。 因傅店在王店集南半里处,庄北头地里除了庄稼还有条小水沟,东西长有一千多米,无任何建筑物。这对客商来说,是求之不得的好事。
      在建龙潭街时,傅友君可谓操碎了心。开发商把建房工程和供料交给了自己的外甥去做。庄上人物王某找到傅友君说:土地卖给开发商了,庄上很多人没活干,能不能和开发商讲讲,工程建筑和建筑用的砖瓦料子交给傅店人做?傅友君听了这话后,就及时把王某的建议向村干部做了反映,又连夜写报告给村里镇里,后经多方面的努力,王店镇政府和开发商终于把龙潭街的工程和建筑的诸多料子交给傅店子人干了。
       为了避嫌,傅友君没有参与龙潭街的建设和供料。
        龙潭街建成后,傅店人挣了钱,有的挣了几万块;有的挣了数十万,有的挣了上百万,唯有傅友君分文没挣。
        当地有句俗语:光滚(德高望众)是用人品创出来的,不是用拳头打出来的!像傅友君这样的人,当地居民怎能不从心底佩服呢!
        如今这条东西大街西接阜(阳)焦(陂)路,东连阜合阜洛高速公路出口的淮河大道。
       自古道:忠臣孝子人人敬。傅友君之所以被人称为乡贤,是因为他是个孝子。 中国古代社会是一个重德的社会,非常推崇道德,推崇孝道,还专门设有举孝廉科目。凡被推荐为孝廉之人,便可到京城做官,即便不愿为官,在当地会有很高的社会地位,成地方名人。          为什么孝廉之人可做官或受人尊重呢?孔子认为: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悌者也,其为仁之本软!仁就是孝,核心是善。凡有仁德之人,会忠于国家的,会造福桑梓的!
       年近八十的父亲重病三年多, 傅友君给父亲洗衣做饭,端茶倒水,买药喂药喂饭。感动的父亲两眼含泪说:我真没有想到你能中我那么多的用。 傅友君父亲去世后,老母也病倒了,邻居有人断言:他母亲最多只能活两年。由于工作不允许的原因,他没有把母亲送进医院,只是在家里为母亲治病。他凭着几十年和阜城有名气中医的接触,掌握了不少治病的医药知识和单方,经常按中医师提供的药方为母亲买药喂药。他除了教书育人外,就是精心照料近十年卧床不起的母亲。天天为母亲洗衣做饭,端茶喂饭,把屎把尿,洗脚按摩,还得操脑眼有残障的弟弟。 傅友君九十高龄的老母于二零一六年仙逝。老母去逝后,五十一岁的弟弟依然由他照顾。 一个不孝老爱亲之人,别指望他去爱别人。
        正因为傅友君是一个孝老爱亲之人,所以才会想方设法去造福乡邻! 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不做坏事。称傅友君为乡贤,是因为他不仅仅有德有才,德才兼备,还因为他一辈子甘愿为别人为社会做好事,像他这样的人,真是一个名属其实的乡贤。(闫学红)
2024070201311160        
闫学红,阜阳知名作家、学者,曾做过记者、培训师,擅长写作和实战营销讲座。从2000年至今共为100多家企事业单位做过辅导培训。目前担任学红教育中心校长职务,兼担任多家企业顾问或职讲师。国内知名作文连锁品牌学红作文创始人,全国知名教学专家。

相关热词搜索:

本文不代表 人民头条 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rmtt.org.cn/renminfangtan/2024/07/02/archives/16375

(4)
上一篇 2024-07-01 17:53
下一篇 2024-07-02 10:25

相关推荐